点击 “注册” 即表示您同意并愿意遵守用户协议
注册成功 !

社交账号直接注册

用手机号重置密码

行走于埃森,思考于未来:专访游卡总设计师KayaK

Tweedo Lv9 撰稿团队
2019-01-25 12:10:50

任何行业总会有自己标志性的元素,对桌游行业的从业者或是喜爱桌游的玩家们来说也同样如此,每年一度的德国埃森桌游展就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一个。

埃森桌游展创办于1983年,在过去的三十多年时间里,埃森桌游展不断发展壮大,如今已经成为了全世界桌游行业展会的一个标杆。2018年来自50个国家的1150家参展商在总面积达8万平米的展会会场内齐聚一堂,更是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19万名参观者,还有包括《桌游志》在内的全球数百家网络、杂志、广播、电视以及新媒体到现场采访报道,也再一次将埃森展这个桌游行业的“盛典”推到新的高峰。


而对于中国玩家来说,今年在展会现场看到的国人参展单位数量也是近年之冠,包括游卡桌游、果动方块、MYBG、飞腾无限、雀替工作室、WinGo等来自中国大陆的参展单位纷纷亮相展会现场,更别提多年来已经在埃森展上打出了自己一片天地的港台参展单位代表。尤其是这一次,更多中国玩家以参观者的身份出现在了埃森会场,这也大大改变了以往只有极少数人能有条件专程来到这个德国小镇朝圣的情况。埃森展变得越来越近,越来越成为中国玩家桌游生活中的一个选项。

而今天的这篇采访则将焦点聚集到这些前往埃森的人群之中,聚焦在一位有些特殊的参展者身上。

KayaK这个名字对于中国桌游来说似乎也成了一个符号,作为一位桌游设计师,这个名字总会和“三国杀”“游卡桌游”等一系列名词连接在一起。但对于KayaK本人来说,在这些似乎已经被模式化了的定义背后,他更具备着许多身份,尤其是一位资深的“桌游行业从业者”以及资深的“桌游爱好者”。

对于KayaK而言,穿梭于世界各地的桌游展会已经是一种常态,而德国埃森桌游展对他来说更不陌生,因为多年之前KayaK就已经获得了这个“成就”。2010年,游卡桌游成为国内最早引进核心桌游的厂商,而2010年也成为了游卡桌游决定走向世界的一年。于是,身为游卡的总设计师KayaK那时就和游卡团队一起第一次到访了埃森展。那一次,游卡带去了原创游戏《回转寿司》,第一次将一支中国团队拉到了世界舞台之上。

在这里我们专程采访到《三国杀》创始人,现任游卡总设计师KayaK,让他来聊聊这八年来亲身经历的埃森桌游展。

采访:L=卢芳芳 K=KayaK

L:您第一次到埃森展已经是八年前的事了,还记得当时的感受吗?

K:应该就是两个字“震撼”。当时就一个想法:这就是世界上最大的桌游展!其实第一次去埃森之前,我们也去过国内的ChinaJoy之类的展会(当时国内还没有专门的桌游展)。但到了埃森现场之后,感觉就是非常壮观,厂商非常多,游戏也非常多,人也非常多。当时展馆大概有六七个吧,虽然没有现在这么多,但在当时我们看来已经是非常多的展位了。不过因为当时游卡是自己去参展,而且我们没有请兼职帮忙,所以在现场要不断地进行教学,根本没有太多时间逛展,偶尔能抽出一点时间也只能随意走走,买些游戏。

L:当时带去的游戏是《回转寿司》吧,现场反响如何?

K:那次效果挺好,超过我们的预期。我们带去的《回转寿司》,也许很多老玩家还记得这个游戏,这是一个要求要用筷子夹东西的游戏,老外们还玩得非常欢乐。不过,当时拥有的展位只有9平米左右,这次参展对我们来说更多的意义还是一次尝试。


L:今年的埃森展对比以往感觉这次有什么不同?

K:今年是我第三次前往埃森,尤其是去年刚刚去过,对于埃森的规模有了一定的了解和预判,所以实话实说基本上都在预期之中,并没有特别大的惊喜。另外今年去的展比较多,特别是今年我们也去了美国的Gen Con,两个展会时间挨得比较近,其实很多游戏都在Gen Con上见过,重叠度较高。

L:这么说来今年你去了很多国外展会,感觉埃森之外的各个展会之间有什么不同?

K:今年绝对是去Gen Con的感想比较多。Gen Con的区域划分会比较清晰,有专门的TRPG的馆,专门的玩家活动区,功能性更强;而日韩的展可能规模相对小一点,这一点也跟他们的市场规模和玩家基数有关系。日本展颇有二次元动漫展的风格,有很多独立设计师的摊位,一个连着一个,像卖同人本那样在卖桌游,这是他们的特色;韩国展会来参观的人以家庭为主,青少年占了一半以上,基本上都是家长带着孩子来体验游戏。他们展区其实不大,大概只有日本一半大小。而且由于天气原因(大雪)以及撞上了同期日本的展会,让今年韩国的展会人数比去年少了一大半。基于他们的观展人流的特点,韩国自己做的产品也主要是以这种益智类、亲子游戏居多。

L:游卡这次参展埃森带去了什么产品,之前有哪些目标?

K:这次主要是带去了《三国杀》《奇奥英雄传》《饼干1+1》等几款作品,还有我们自己签下的像《巴厘岛》这些。去埃森的主要目的一个是展示游卡的实力,一个是增进我们对于海外市场以及海外市场对于我们之间的相互了解,还有就是希望可以在现场联系到更多设计师,最后当然是购买一些新游戏回来。


L:去参展之前提前做了哪些准备呢?

K:若说起来准备做了很多,但是展会结束之后回想一下,这次做的准备还不是特别充足。这里主要的原因还是参展经验不足,特别是没有提前把我们的新游戏的信息在BGG上进行曝光。在开展前,BGG会有一个期待榜,有一个投票通道。很多人在逛展之前都会去看这些信息,然后到了现场玩家会根据这些信息决定自己要去哪个展,看哪个游戏。BGG的信息审核会有两周的时间,所以这些不提前准备的话就没有办法提前让更多人看到我们的产品,在那种规模的桌游海洋里,别人不知道你的情况下随机碰到这个效果自然会大打折扣,这也算是一个经验教训吧。

L:总体来说这次埃森之行顺利吗,收获如何?

K:虽然有前面提到的问题,但总体来说还比较顺利。一是我们的产品大部分在现场销售不错,大概有几百盒的成绩;还有就是我们对展会上产品的一个大致的售卖的范围有了更精确的预计,例如:展位大小,教学时长,玩家购买产品的转换率这些,下次必定会有一个更系统的准备。对了,还有就是我们又采购了很多游戏,这方面绝对是大收获。

L:现场有遇到什么意料之外的情况吗,如何解决?

K:确实有,依然是参展经验不足对国外市场把握不够准确的原因。我们带去的游戏品类中有的没有达到预期的市场欢迎程度,尽管在展会第三天我们采取了一促销措施但效果也不理想。最后我们联系到了当地一位华人桌游吧的负责人,在他的帮助下将游戏留在他的店里寄售。对于展会选品方面,也是一个经验的积累。

L:现场有什么让你印象最深的展位或事件吗? 

K:有,很多展位都非常用心,例如有一个大笼子,玩家坐在笼子里进行游戏,让看到的人过目难忘;还有成人网站也来卖桌游,这些成人桌游大多是套用了一个比较简单的玩法,但是美术上非常走心,卖得也很贵,主要还是卖插画,大家懂的。还有一些比较大的厂家现场会放几台电脑给玩家来体验电子桌游。桌游的电子化可能还没那么快,但是今年我们在现场看到有几个大厂都会有这样的区域,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一种发展趋势。 



说到这我想多提一句,可能有人担心桌游和网游手游这些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它是面对面游戏,那么它的电子化会不会是一种背离初衷?其实我认为每个游戏都一定有最适合它的平台,电子化的好处是帮助玩家更容易上手,更适合教学;还有就是帮助一些找不到人一起玩游戏的人也能够体验到桌游乐趣。还有就是便携性,很多动作,例如洗牌,需要即时操作的游戏,在电子版上会更规范、更流畅。


L:埃森展上你个人有什么收获吗?可否推荐几款你购买的游戏?

K:我自己买了几款游戏,最大盒的是《The Edge· Dawnfall》,一个新兴的战棋公司做的游戏。我自己其实好长时间没有买过战棋类游戏了,一是精力不在这上面,再是开一局的时间确实比较长。这次我竟然有冲动购买这款游戏,主要它有几个点比较吸引我:1、模型确实做得很好看,还有出色的原创世界观;2、游戏时间只要60-90分钟;3、它的难度只有2.7 4,但游戏模式多样,你可以solo,可以PVP,可以战役……我买游戏之前看了一些测评,发现它的评价非常高,目前在BGG上的评分是8.6,排名还在一路上涨。唯一的缺点大概就是售价了,价格是170欧。盒子非常大,还好我的箱子还有地方放,就直接扛回来了。另外今年我看了很多画展,就买了一款很穆夏风格的游戏《High Society》,是今年的新版,买回来作为收藏。


L:对埃森展你的定义是怎样的,你觉得桌游展对于这个行业的作用和意义是怎样的。 

K:埃森是一个老牌桌游展,目前仍旧是最权威、规模也是最大的展会。它发展到今天离不开它的历史和德国人的文化沉淀。 

桌游展对于行业的作用,最直接的当然是它的确会产生一定的商业价值,但是这并不是最主要的。我们知道,相对于其他产品来说,桌游是有一定门槛的。玩家在清楚了解一款桌游的玩法之前很少冲动地去购买,通过展会面对面的形式,当你触摸到、玩过这个游戏后,你才能对它有一个完整的认识,它是一个很好的消除玩家认知门槛的平台。它也能提供一个游戏的场所,各地的玩家都能够一起来玩。对于任何一个发展阶段中的地区和爱好者来说,展会的形式都非常有价值。 

L:很多人都觉得,即将过去的2018年是国内桌游展爆发年,你如何看待这个情况? 

K:我觉得这是一件利大于弊的事情,至少我们可以看到很多人在这上面投入了热情。可能就目前的国内市场规模来说没有办法长期地支撑这么多展会,但是就当下而言,这些展可以给国内带来信心,能够覆盖更多的人群。 

L:《桌游志》主办的 BGM桌游展上游卡是主要合作方,对这个展会你的期待和希望是什么? 

K:为了这个展会,我们做了很多调研,希望它能够更贴近国内玩家的现状。我们在展会现场留足了空间给桌游新手,也有很多活动区域和设计师的专区。现场一个重要的活动就是WODC颁奖仪式,我们希望输出一个信息就是:我们是真的很认真地在做这个原创平台,后续也会有更专业的产品经理来对接这件事情。游卡自己的展位和其他展会上其实没有太大的区别,不过,毕竟有地理的优势我们会在现场投入更多的人力在现场教学,让更多人能体验桌游的乐趣。 

L:游卡接下来有哪些计划,可以具体透露一些吗? 

K:今年签了比较多的游戏,特别是很多人说的“游卡三杰”(指游卡今年引进的三款颇受关注的桌游《Root》《Everdell》《Newton》)。这些表明了我们有足够的信念和决心去做好优秀游戏的引进。因为今年发力比较集中,明年我们在海外引进这块的侧重可能就会有所不同,会根据市场反馈来决定下一步计划。我们年底会揭晓WODC获奖作品,也会和作者签约获奖作品。另外我们还有一个长期的原创投稿平台,持续地去帮助设计师们完善和出版作品。上海BGM桌游展上会有WODC优秀作品的展示和试玩,大家可以在那里试玩到这些游戏的原型。 

L:这次去埃森有没有顺便逛逛国外的桌游吧或者桌游店这些地方,感觉和国内有什么不同吗? 

K:国外的桌游店和桌游吧其实没有那么多,可能他们的Game Shop里会放桌游,但还是以电子游戏为主。不过,很多大商场中设有桌游专柜,而且种类也很多,像《花砖物语》《行动代号》这种比较受欢迎的,相对轻度的游戏会在这些渠道出现,Geek向游戏还是会出现在游戏专卖店。你会发现,当桌游市场发展到一个比较成熟的阶段,它会更分得更细,不同类型的桌游会在不同的地方出现。 

国外的桌游吧其实和国内差不多,但是他们的服务会更专业一些,教学或者筛选游戏的方式。而且,也会有些门店是开到马路边上,大商场下面,你可以透过透明橱窗清楚看到这就是一家桌游店。 

在埃森之后,我们还去了巴黎,逛了逛巴黎的桌游吧。在当地我们发现了一家叫做“OYA”的桌游吧,老板会讲中文,一问才知道因为他老婆是中国人。他们店是一楼卖游戏,二楼玩游戏。当然也有售卖为主的桌游店,游戏密度也比较大,有点像书店。 

L:最后如果给第一次去埃森展的玩家三条建议,你会说哪三条? 

K:1、住的地方一定要离桌游展近一点,不然你会发现,在异国他乡逛了一天的展会,拎着一堆游戏回酒店,真的非常疲惫;2、如果你不确定自己能否习惯当地的饮食,自己多带一些零食去;3、这次的埃森展上提供了一个App,一个小工具。打开之后,你可以搜索里面的游戏,然后标注自己对这些游戏是否感兴趣。标注完之后,它们就会展示在地图上,这样你就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来逛展了,目前这个工具很实用,但只在德国有。当然没有的话你也可以提前在官网上下载好展会地图,做好准备有的放矢,这样才能让你的第一次埃森之旅更有收效。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登录后,发表评论
52个评价

举报
请选择举报理由

  • 色情,淫秽
  • 反动,政治
  • 广告营销
  • 恶意攻击与辱骂
注册成功 !
登录成功!